雨一直下
除了八卦还有别的么。 未经本人同意,请勿转

-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修保险丝的人
    我有个怪毛病:喜欢吃罐头食品。可能是喜欢那种防腐剂的味道,小时生病时,我总是要求妈妈给我买荔枝罐头,她总是用她认为其他有营养的水果代替,无法予取予求,所以加倍想念。
    罐头食品里我最爱圆头小蘑菇,新鲜的不行,袋装的也不行,因为它被切成片了,只有罐头里还保存着原状,又有我爱的味道。前不久在崇文门新世界买了打在一包的三桶铁皮罐头蘑菇。买时心里就有些打鼓,担心自己撬不开它。那一块铁皮浑然天成,盖与身的分离只有极细的一道缝。怎么形容呢?孙悟空曾经被一只金钹困住,他请来各路神仙,使尽十八般兵器,都无法弄开那条缝,我相信我这条缝堪比他那条缝。我用了剪子、螺丝刀、菜刀、瑞士军刀。。。。往地上砸过N次,它的坚硬程度直逼倚天剑,不让屠龙刀。于是我生活中的有一部分就是望着那三个罐头抱膝长叹、感慨万千。
    有句话是一文钱难死英雄汉,我不是英雄是英雌,生活中的难题在我看来比挣钱要难得多。比方说,我家浴室里的那个喷头,不知为什么总往下掉,每回塞回去,它就缓慢地不动声色地滑出来,最后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响叮当之势把我砸得昏死过去。我每逢洗澡,就像巴甫洛夫的那条狗,有着条件反射的警觉,我会迎着湍急扑面的水流,一直盯着那龙头,一旦它有异动,立刻一个海底捞月,电影里武林高手试探功力时接茶杯那招现在我也会。
    这些都是自己能解决的问题,可是有一些,比如暖气管裂了、保险丝断了、马桶堵了,没错,可以花钱找工人,有钱怎样都可以。可是,作为半拉文学女青年,这时心头难免应该浮现一点悲凉情绪,像郝思嘉那样发下毒誓----我,未婚女青年某某,今日此时立下誓言:无论前途多么曲折,无论经历多少苦难,我都要找个会修电灯泡、会通厕所、会解决电脑死机的丈夫,斯是证言,惟天可鉴!
    这个誓发了N年,我却发现它比周芷若的毒誓还难实现。宋丹丹和英达离婚时曾经很委屈地诉苦,英达在家什么家务都不干,连换保险丝都要她爬高上低。可就这样,英达还是和她离婚了。英达一直是我理想中的丈夫模样,高高胖胖很墩实,说话有意思,渊博得要命,好为人师,而且还离过一次婚----和宋丹丹结婚前----我总觉得男人离过婚会懂得疼老婆的,事实欺骗了我。
    前一段看英达讲他和梁欢的婚姻,他说,从这个婚姻里他学会了疼人,晚上拍完戏回去,他总记得给老婆买夜宵。离过一次婚的男人是宝,离过两次婚的男人是草,就连英达这么优秀的人也有了危机感,也许是被迫,也许是自觉,他终于学会换保险丝了。
    想要实现我的理想,要找个三婚男人才可以。神啊!赐予我。。。。。吧!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文、孟静

  发表于  1970-01-01 | 引用Trackback(-) | 编辑 


最后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