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一直下
除了八卦还有别的么。 未经本人同意,请勿转

-

  在杭州出差的时候坐出租车,司机开着广播,身边的朋友突然捅捅我:“你听,这就是著名的万峰老师。”啊,万峰老师,这么一个如雷贯耳的名字,杭州仅次于西湖的城市LOGO,作为一个中等城市的非主流媒体的夜间节目播音员,他享有的段子的数量和质量跨越了环境的局限,赛过宋世雄,不让韩乔生

  在每个城市的夜空中,都飘浮着“午夜伊甸园”类似的广播,没有夜生活、到点必须熄灯的人只好以此打发漫漫长夜,比如大学生和民工。我当年所在的城市里24点后有个叫“开心锁”的栏目,主持人也是男的。不知为什么,这些节目的男主持人脾气都特别火爆,总是像小学老师训家长一样怒斥那些不争气、不学习的听众。

  后来我猜想,任何一个正常人在夜里接到这种电话还要诲人不倦,尤其是一晚上要回复三、四个“自慰会不会伤身?”“老公和狐狸精跑了”诸如此类的问题,难免会比较烦躁。即使他们是如此粗暴,所拥有的粉丝还是比更强势的电视台主播多上无数倍。那个“开心锁”主持人一到大学演讲,气势不亚于电影明星,礼堂里黑鸦鸦一片,全是哭喊着往上生扑的女学生。在收音机里,他的声音严厉但不失浑厚,可本人是个瘦小惨白,发际线长在后脑勺的男人。女学生们有少少的失望,情愿偶像永远活在电波中。

  那天我只在出租车上听到三个打电话给万峰老师的人,其中有一个女性远在长春,她的主要目的就是为了表达仰慕之情,为此她用手机激动得语无伦次了十几分钟,万峰老师见怪不怪很矜持地微哼几声,接受了她的赞美。但这个并不足以表达人们对他的信任与爱戴,接下来这个才是,一个男子说自己由于经常改信用卡密码,导致现在没人知道他的密码是多少。万峰老师先问:“你钱多得花不完吗?没事改密码玩么?”该男子支吾了一会,又开始重复他的情况,万峰老师又问:“这和我有什么关系?”这几句话让我以为万峰老师真的和我们一样是平常人,然而情况终于有了变化,男子说,银行要他的证件,可是他因某种情况没有证件,请万峰老师随他到银行一趟,因为杭州人都认识他。万峰老师很和蔼地反问:“你以为我是孙悟空吗?就算我是孙悟空,也不负责帮人改密码。你以为我是千手观音吗?虽然春节晚会的《千手观音》很好看,可我并不是千手观音。就算我是千手观音……”

  很不巧的是,这时我该下车了,但我已经明白人民为什么热爱万峰老师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发表于  1970-01-01 | 引用Trackback(-) | 编辑 


最后更新