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一直下
除了八卦还有别的么。 未经本人同意,请勿转
/首页
>>More
/
分页共8页 第一页 上一页 1 2 3 4 5 6 7 8 下一页 最后一页
2005-01-01    11:48
好吃的   -[乱弹 ]

发现两个吃食不错 一个是蒙牛的大粒果实酸奶,我现在每两天喝一罐,准备喝到吐为止,事实上我前儿和GEE姐姐、姐夫等人外出游玩,没法吃这个,结果吃什么吐什么,而且是喷射状的  另外一个是冰糖雪耳炖木瓜,也就是混个水饱,虽然听说它有某种特效,不过我真的不是冲那效果去的

  发表于  11:48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0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5-01-01    09:42
俗歌   -[乱弹 ]

我有个海归同事,平常不听中文歌的,有天她欣喜地告诉我,原来中文歌也这么好听耶!她说的是网络歌曲两只蝴蝶,我当时晕菜 昨天王三表也在办公室唱:“亲爱的,你张张嘴。。。。” 一听到这段,我就很想笑,为什么让对方张张嘴呢?难道是想把鼻涕流进人家嘴里么?还有,谁见到过蝴蝶张嘴么? 我看到有人把这段改成:“亲爱的,你张张腿。。。” 好象这样比较合乎逻辑哎:em21:

  发表于  09:42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0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4-12-20    19:56
扎了耳朵眼   -[乱弹 ]

天气爆冷
一直难以愈合
我妈听说后,说我是个庸俗的低级趣味的女人
她说“你妈我很生气,后果很严重。”
同事小朱说
扎了耳朵眼之后
我下辈子就不能做男人了

只恨自己明白的太晚

  发表于  19:56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6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4-11-12    15:16
遛鸟侠   -[乱弹 ]

  同居女告诉我,她的男友今日到京。一说起这厮,我不由想起我们送给他的外号——遛鸟侠。

  这是哈里波特大同学帮助我起的(他是我见过的最好玩的人——不过已经要夫妻双双奔向热带雨林了)。

  闲话少叙,鸟侠大人生性豪放,去年此时他很喜欢来北京临幸他的女友——我的同屋。我们的屋子伫立在13层,那是个露台上砌的空屋。因为我们的房东是公安局的,所以这个屋子大约是嘹望哨。这个露台每天夜里都可以看到星星,真正是开天体派对的好地方——方圆十里都不曾有高大建筑物——事实上我确实也这么想过,而且妄想把我认识的所有人都招来:女士免票入场,男士凭身材入场——有腹肌的免费,有胸肌的两块钱,有肚子的五块,我就站在门口收钱。那个房子宛若孤岛,奇寒无比,每次我和同居女瑟瑟发抖时,都靠这点幻想取暖,口角边流着涎水进入甜蜜的梦乡。

  我的同屋的男友是个酷爱天体运动的人士,即使房间里只有三、四度左右,他也只穿着一条毛巾浴衣,而且从不系腰间的衣带,行走间若隐若现。

  其实我并不知道他毛巾里的内容,因为如果他穿着这副行头离我在三米以内,我定是眼观鼻,鼻观心,心入定,至于三米之外,反正我近视看不见。

  但是凭我的感觉,他应该是真空上阵,因为一旦他站得近一点,一股子冷风就嗖嗖地从我脑后刮过。

  对于这位豪放男,我一直想不出个适当的词汇形容他。直到那次吃苗岭酸汤鱼,在我绘声绘色的描述下,集合了台湾人民的智慧和哈里同学的机变,我们终于找到了世界上最最形象的形容词——遛鸟侠。

  有时我不得不承认,台湾人在保存中国传统文化和发扬中国文字韵味上的确很有一套。当时我的同屋也在座,听到这个外号,她笑得好开心,叮嘱我一定要写到博客上,而且一定要写上她男友的工作单位、家庭住址、真名、网名和笔名,说不定有女性天体爱好者愿意与他共同切磋一切。

  我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…… :)

  发表于  15:16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5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4-11-11    11:59
我们的妞妞居然又出来了   -[乱弹 ]

奇迹啊奇迹

一波三折

  发表于  11:59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5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4-11-10    20:00
防民之口   -[乱弹 ]

我们这期的杂志被召回重印了,因为封面做的是妞妞;
我写的一个评论被三个杂志退回了,也因为评论的是妞妞;
这是意料之中,也是意料之外
我不惮以最坏的恶意去猜测ZXB,也从不敢高估领导的智商
不过今天听说妞妞的爸爸之所以有如此大的能量,因为他是J派的人
他的官运不会受到影响,除非他站错队
有句古话是防民之口,甚于防川,在古代,如果你敢私下议论魏忠贤,可能会被剥皮
所以我们现在是幸运的,至少不会被剥皮,而且他们也无法封杀所有的网站
妞妞的妈妈说议论她女儿的都是贱民
看来这些“贱民”还真拿他们没办法

  发表于  20:00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15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4-11-05    13:46
三联和我的社交恐惧症   -[乱弹 ]

(我们杂志创刊十年的作业,每个同事都把作业贴到自己的博客上,我也贴)

  当我还在一个地方媒体工作的时候,《三联生活周刊》是一本在我们选题会上传看,作为借鉴的杂志,那时候我还准备在这个中等城市呆上一辈子,完全没想到今后会和它有什么纠葛。

  2001年初,我有一个机会来北京培训。有一个同乡在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工作,那时我对首都、对战斗在首都的媒体前辈怀着一腔崇拜,虽然只通过电话,我还是不管人家乐不乐意,就来看他。当时周刊还在安贞大厦办公,我们以前开玩笑的时候常说“共产主义是什么,就是楼上楼下,电灯电话。”电灯电话不稀奇,不过在有木地板、有浴缸的复式住宅里办公,我是第一次见到,心里艳羡得紧。我们还在楼下的餐厅吃了一顿饭,不过,我压根没想过以后也会在这里工作,那时我觉得我离这里的距离还很遥远。

  那次培训没结束,我就有了一个留在北京的机会,那是《中国新闻周刊》——一个和《三联生活周刊》定位几乎一样的杂志。在一次云南行中,我认识了王小峰,他后来反复在QQ上游说我加入三联。揣着对“楼上楼下”的向往,我来到了这里。可是没过俩月,我们就搬家了。

  我有一点点的社交恐惧症,开会发言、与很牛的人面对面交谈,都会让我紧张。《恋爱中的宝贝》放映前,我去采访李少红,之前听说她比较情绪化,我就设想先问几个平淡的问题,后面再开始尖锐一点。当时她打扮得很女性化,还围了一条丝巾。可是听完我的第一个问题后,她的脸色沉了下来。她说:“我认为你还是应该先看完我的电影,再问我问题。我现在没有心情回答这些常识性问题。”之前我采访姜文时碰到过同样的情况,不过在我的坚持下,他渐渐有了点兴趣,后来接受了一个半小时的访问。我试图说服李少红,让我继续问下去,但是她很决绝,坚持让我看完她的电影,她说:“我们没有记者场,你要自己买票去看。”

  然后我灰溜溜地走出她的办公室,那天小风刮得嗖嗖的,我的心也瓦凉瓦凉的。当时我给一个好朋友打电话,他请我吃了一顿好吃的,我才缓过劲来。我觉得自己给三联丢人了,于是买票,准备看完电影卷土重来。我看完后,决定不再采访她了,因为我不是个好记者,没法对一部很不喜欢的作品给予赞美。我也找出了那天失败的症结,也许是她觉察出了我内心的对抗情绪,自然就激发了她的反感。其实她是个很坦率的人,换作别人,可能会勉强地完成访问,但她就不。
这个机会我给了另一个同事,她回来后写了稿子。我有些疑惑地问她:“你怎么能顺利地采访完呢?”因为我知道她也不喜欢那部电影。她讲述了当时的场景:原来许戈辉和杨澜的节目排在她的前面采访,许和我一样不幸,两句话就激怒了李少红,李少红哭了,不再接受她的采访。在工作人员的劝说下,她开始和杨澜交谈,杨澜几句话就让她开心起来。这就是为什么你、我、他和许戈辉都发不了财,而杨澜就能的缘故。后来她们都用了杨澜采访的素材。

  我在事后反思,大多数采访者比我地位高,处在强势,我在弱势,所以他们先在气势上压倒了我。我不应该表现得像个受委屈的小媳妇,这样他们更会气势如虹。但我也不能咄咄逼人,他们可以起身就走,我就无法完成任务。有一次活动上,我见到了杨二车娜姆,她给了我启示。当时她坐在我对面,我们素昧平生,但她的眼光只要落在我脸上,就会绽放极为灿烂的微笑。说实话,以前我对她没什么好感,可是在这样的微笑下,我忍不住检讨自己是不是先入为主了。

  也许我该用她这种态度去应对采访对象、应对人生,我决定先对我们主编朱伟微笑,因为我一向有点怕他。可是他每次呼呼地走过去,那微笑还没在我脸上聚积,微笑的对象就不见了。没多久,在一次小会上,朱伟对我说:“孟静,你怎么一看见我就贴边儿走?”完蛋了,我的实验彻底流产。

  文/孟静

  发表于  13:46 | 阅读全文 | 评论(8) | 引用Trackback(0) | 编辑 

2004-11-03    13:42
我十分想看周华健的演唱会   -[乱弹 ]

  说起来丢人,别人总以为我们跑文娱口,弄张票是很容易的。

  可现在的演出